新闻资讯

了解化工最前沿信息,掌握行业发展动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在乎那层膜!

2022年08月07日
       “你得让我订婚, 否则, 别想毕业了。”这话在耳边响起, 晏景熙看着红酒杯中的酒, 美丽的琥珀色眸子倒映着酒吧里闪烁的光芒。的光。 “晏景熙, 轮到你了, 一周的时间你就要订婚了, 名花都有了自己的主人, 你现在还敢玩大游戏吗?”张华达说订婚了?晏景熙收回目光, 淡然一笑, 没有反驳。他双手抱在胸前, 轻轻摇晃右手的红酒杯, 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怎么玩?过一会, 第一个进门的男人, 不管老、年轻、丑、漂亮, 都要解开他的腰带。”晏景熙挑眉, “他不带呢?那就解开他裤子的扣子, 肯定有扣子的。”张华达喊道。晏景熙微微一笑, 左手将托盘推到桌子中央, 修长的手指指着盘子, 扫了一眼盘子, “老规矩, 一人一百, 输了我赔“双。景熙, 你想要吗?你就这样落入金钱眼中, 你家不是很有钱吗?”张华达喊道。严家有钱, 但不是她的。他们也不会给她!如果不是八岁, 算命先生说她有母亲和世界的命运, 在古代, 谁娶了她, 谁就是皇帝, 一个繁荣的丈夫。她不会被严家收养。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富裕。她出生十天后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这为她父母省了很多钱, 对吧?不, 在她即将毕业之前, 嫁给了著名的陆家, 以换取商业投资, 算了!晏景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他尴尬的挑眉, “那你为什么不赌?不赌就算了!赌, 当然赌。”张华达笑着把一百块钱放在盘子里。进出酒吧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钱, 这一百块钱她也不会心疼他们。她很穷, 他们的100块钱不算什么, 但她可以用这100块钱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吃一顿好饭。也可以攒够钱慢慢离开严家。摆脱典当的命运。晏景熙起身, 朝门口走去。她很漂亮。她的美不仅在于精致的五官, 更在于她独特的气质。她看似慵懒, 却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她长相甜美, 骨子里却有一种疏离感。晏景熙走到门口, 深吸了一口气。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贵族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 低着头, 跟在他身后的男子吩咐了几句。 “先生。”晏景熙甜甜的叫道。男人回过头来, 一双异常俊美的眸子看着言景熙, 掠过一个惊喜后, 变得十分的隐秘。 “你能给我看看你的腰带吗?”晏景熙瞥了一眼男人的腰, 天真无邪的笑了笑。男人愣了一下, 眉头微蹙, 目光深邃的低头看着晏景熙。晏景熙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冷, 太黑的眸子里透着太多的理智。 “景熙现在要赔钱了?”张华达的声音响起。男人睿智的目光扫了眼晏景熙身后的同学们, 目光又落到了面前的女人身上。晏景熙有些不好意思被人盯上, 手也没有了。下意识的捋了捋额头的头发, 他又问道:“要不要给?如果你想看我的腰带, 你要付出什么代价?”他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 带着一种天生的沙哑。和磁性。语气不是轻浮, 而是深沉, 带着一种高贵的疏离。 “嗯?”晏景熙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话还没说完, 他就握住了她白皙的小手。他掌心的温度传到她冰冷的手上, 传到她的血液里。晏景熙的手指微微颤抖。他将她的手拉到腰带上的夹子边上, 按在凸点上, 夹子松了。晏景熙惊讶的看着这个英俊冷艳的男人, 对上他深邃的眸子。他抽出腰带, 放到景熙手里。 “腰带交给你保管, 我现在还有事, 待会还给我。”他沉声说完, 没有让晏景熙拒绝的余地, 转身。晏景熙握着这条腰带, 手里拿着自己的体温。掌心的热度还在, 心中泛起一阵局促感。她不喜欢别人碰她!尤其是一个异常英俊, 看似危险的男人!一个预警的钟声将在她的脑海中响起。不过这条腰带是钻石夹, 一看就很贵。她丢了, 怕付不起, 又拿走, 怕被人骂小偷。晏景熙复杂的目光看着刚刚坐在高台上的包厢里的男人。居然是酒吧的经理亲自上去接待, 低着头, 非常恭敬的低下头。男人用高贵的眼光, 缓缓地对经理说了些什么落在了颜景熙的身上。四目相对, 他就像一头在黑暗中蛰伏的野兽, 一双锐利深邃却又美丽的眼睛, 足以让一个女人窒息沉沦。言景熙判断完, 优雅地点了点头, 故意拉开距离, 转身, 向同学们走去。 “哇, 那个男人好帅, 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 景熙, 你一会儿去拿他的电话好吗?我想和他做朋友, 看看就好。”王同学中最花痴的惠叹了口气。晏景熙灵机一动,

将手中的腰带扔给了汪晖,

笑道:“以后还给他不知道吗?你真的把这件大事给我了?”王辉激动的说道。 . “废话, 下周景熙要订婚了, 他可是陆家的少爷, 陆家可是天下首富, 那个男人再好看, 也比不上陆家的势力。”张华达说道。晏景熙淡然一笑, 笑意却没有落到眼底。 “土豪们, 这钱不客气!”她将盘子上的八百元收起来, 塞进了皮甲。感觉到有人在看她, 晏景熙下意识的看向了亭子里的男人。他没有看她, 身边已经坐了好几个人,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 浅浅的笑着, 高贵优雅, 说话随意。对面的男人把烟递给他, 恭敬地给他点燃了一支。他将香烟夹在优雅修长的手指间, 性感的红唇微张, 吐出一股浓烈的香烟, 充满了他的双眼。多了几分朦胧和危险的感觉。烟雾中, 晏景熙仿佛看到了他目光一闪, 他立刻闭上了眼睛, 喝了一口面前的酒。酒吧经理走过来, 笑着对他们说:“陆先生给你们免了账单, 你们今天的消费都算在他的账上。各位, 你们还要点什么?” !晏景熙讥讽一笑。她一生中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挥霍!富人不知道穷人的苦, 以为她卖鸡蛋是为了张婶的医药费, 所以才打算卖掉。晏景熙的手机响了, 她看到风如烟的来电显示, 眸光暗了下来。 “对不起, 我出去接电话了。”晏景熙去洗手间回答。 “晏景熙, 半个小时之内回来找我,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风如烟一如既往的用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晏景熙阴沉的眸子望向空中, 妩媚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判断形势, 长长的吸了口气。她现在就读的贵族学校严家, 与此有关。眼看着就要毕业了, 她不想再添麻烦了。还有, 孤儿院的孩子她也吃不饱, 只能忍着。晏景熙挂了电话, 朝门口走去。打开门, 下雨了, 三月很冷。晏景熙也不在意下雨, 就上马打了起来。她太了解风如烟了。如果半个小时之内不回去, 她今晚的日子就不好过。酒吧门口虽然有很多出租车, 但好不容易停了一辆, 再加上下雨了。晏景熙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蹙眉。一百万美元的宾利雅芝停在她面前, 黑色的车窗降下。晏景熙看到了酒吧里男人冰冷的脸庞和深邃的眸子。
       他愣了一下。他不是刚到酒吧吗?看样子应该是被夸奖的人, 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不过再想想, 他肯定不会因为她走了, 就跟着她走, 说不定有什么不对? “上车。”男人用命令的语气。晏景熙左右看了一眼, 没有出租车过来, 路上还站着几个人!男人也不着急, 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这样一来, 就算有出租车, 也不会载她?晏景熙又看了看时间五分钟, 无奈的看了一眼男人。她认为开这种车的男人比她更怕麻烦。说服自己后, 晏景熙打开车门, 坐在副驾驶位上, 系好安全带。 “水木公寓, 谢谢。”晏景熙看着前方说道。陆沐擎发动车子, 朝着水木公寓的方向开去。车里很安静。许久, 陆慕卿见她没有说话, 深邃的眸子从她身上扫过。今天, 她来到酒吧, 穿着一件白色的蝙蝠衫。白色的蝙蝠衫在雨中显得有些透明, 隐约可以看到她那深深的沟壑。陆慕倾眼中闪过一抹朦胧的肉欲之色, 转过脸去,

看向前方, 感觉到身上有些异常的骚动, 微微蹙眉。 “你知道女人向男人要腰带是什么意思吗?”他的声音听起来, 很有磁性, 在车间狭小的空间里太深情了。晏景熙镇定下来, 笑着说道:“对不起, 我和同学一起玩, 玩大冒险。”严景熙为了将其他人所有的念头断在萌芽状态, 开口道:“我有未婚夫。”陆慕晴深深的看着颜。景曦趴在她的胸口, “你穿成这样, 你的未婚夫不理你?”晏景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发现衣服被雨淋得几乎透明, 里面的景色尽收眼底。她下意识捂着胸口, 看了陆慕卿一眼, 脱口而出, “出差了, 不在家, 所以呢?” “你是在暗示我, 你最近更寂寞了?”他笑的时候确实比冷的时候好看。不过,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嘴角却是挂着一抹笑意, 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 让晏景熙觉得很不自在。语气也变得犀利起来, 笑容下是阴森森的。 “我对大叔没兴趣, 大叔谈恋爱的时候, 我还穿开裆裤?”陆慕卿深眸看着颜景熙, 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还没谈过恋爱, 你还穿开裆裤?说完, 看了一眼她的一字裙, 满眼都是一道诡异的幻影, “现在还开着吗?” 晏景熙发现他似乎低调内敛, 不轻浮。她不爱玩, 但每一个字都能让她哑口无言,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男人。”我要下车。”言景熙判断后说道。陆慕卿看着她红扑扑的脸, 扬起一抹笑意, 没有停下, 而是打开了车上的暖风, 伸出了手。房间里的暖炉开关的时候, 晏景熙下意识的把腿靠在了右边的门上, 远离了他。陆慕卿深眸看了眼晏景熙一眼, 将外面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

递给她, 沉声道:“穿上。”晏景熙没有防备的回答。 “如果你故意让我看到你凹凸不平的身材, 你就不用穿了。”他沉声说道。晏景熙有些恼火, 穿着一件白色的蝙蝠衫和一字裙走了出来。穿上它, 这比给他冰淇淋要好。晏景熙接过自己的黑色风衣, 穿上, 合上遮住了身上的风景。他的衣服承载着他的体温, 飘着淡淡的香气, 夹杂着烟草的味道, 并不像洒在草地上的阳光那样难闻。也温暖了她冰冷的身体。晏景熙看着窗外, 故意不和他说话, 也不让他有说话的余地。看到水木公寓门口的牌子, 他立即道:“就让我在门口下车吧。”陆慕晴停下车。晏景熙脱下衣服, 放在车台上。当他转身要开门的时候, 手腕被他抓住了。晏景熙一怔, 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转头看向男人。当他看到面前有一把雨伞。 “下大雨了。拿着它。”他说的干脆利落, 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晏景熙其实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奇怪。他在酒吧里莫名其妙地帮了她一把, 然后把她送回去, 递给她一把雨伞。显然他们只是陌生人, 今天之后就没有机会见面了。 “不, 谢谢。”严景熙他语气疏离, 没有带伞, 没有给陆慕晴说话的空间, 打开车门, 冲进雨中, 消失在公寓漆黑的夜色中。陆慕卿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黑色风衣, 细长如葱的手指从上方夹起一缕属于晏景熙的长发, 在掌心缓缓的收紧。电话响了, 陆沐擎接了。 “二哥, 你去哪儿了, 怎么突然走了?”王展澜问道。 “是的。”陆慕卿应了一声, 问道:“战岚, 你叔叔是盛德医院的院长吧?我有事要办。”晏景熙的家不在水木公寓, 而是在水木公寓后面的年华别墅区, 她跑回家, 风如烟坐在沙发上, 双臂交叉。看到晏景熙, 他蹙眉, 厌恶的看着晏景熙的衣服, “你在学校宿舍穿成这样?”晏景熙垂眸, 没有解释。当一个人不喜欢你的时候, 无论你做什么, 都不会顺眼。风如烟将礼包扔到晏景熙脚下, 冷冷吩咐道:“穿上这件衣服, 今天陆少爷回来了, 你可以送点东西给他。”晏景熙紧张的挑衅。眉头, 眼中闪过一丝理解, 原来是他着急把她叫了回来, 让她去讨好陆少!晏景熙不动声色的拿起礼包, 往房间走去。多不如少, 但这只是一份礼物。
       晏景希穿上范思哲的领口吊带裙, 紫色不规则图案的拼接, 腰部的处理, 让原本完美的身材显得更加凹凸有致, 尤其是, 衣领处若隐若现的沟壑多了几分性感, 特制的皮草只遮住了肩膀, 露出美丽的锁骨, 应该遮住的地方完全暴露了出来。晏景熙苦笑, 风如烟迫不及待的给她贴上标签, 她是来卖的。晏景熙懒洋洋的扎着马尾, 眼神也渐渐变得锐利而坚定。只要她把婚姻推迟到毕业后, 她就可以彻底摆脱这种束缚。燕景熙出去的时候, 风如烟上下打量着燕景熙。她心满意足, 将一个粉色的礼包递给了晏景熙。 “我让王叔带你去, 他住在801, 记住, 礼物一定要亲自送到他手上, 说是你买的, 问他满意不?回来给我答复。”风如烟的司机王大爷送颜景熙下楼。晏景熙很不情愿的走到了801的门口, 801的门并没有关上。打开。客厅里没有人。晏景熙敲门问道:“有人吗?”没有人回答她。晏景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已经十一点了, 她送完东西好想回去睡觉, 明天还要去上课。她隐约听到其中一间卧室里传来一些响动, 心想应该是陆少爷, 她走到中间卧室, 敲了敲门, 却没有人应声。晏景熙狐疑的蹙眉, 在好奇的驱使下, 推开了房门。引人注目的是卧室的淋浴间, 四周都是玻璃。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着, 水从他有围墙的肩膀上流下来。她现在知道那奇怪的声音是什么了!晏景熙连忙转身, “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在洗澡。?听到晏景熙的声音, 陆沐擎惊讶的转过身来。见确实是她, 陆沐擎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有些耳熟!晏景熙见过这位陆少爷一次, 也没多想, 本来想在门外等他, 可是听到他的声音, 就在他身后。” , 所以他不用出去, 将礼品袋递到身后。“我妈说, 你看这个, 你满意吗?晏景熙直奔主题, 得到答案, 准备离开。陆沐擎盯着突然出现的女人, 眼底流淌着复杂的流光。他所到之处, 都会有很多供应商送女人, 但基本上饭桌上, 她是第一个直接进屋的人。但是哪个供应商派她来找她?她知道她是来取悦他的吗?还是还有别的原因…… 陆慕倾脑中闪过许多疑惑, 他疑惑的皱起眉头, 接过她眼中的袋子, 打开, 看到里面是什么, 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他拒绝了供应商派来的所有女人, 她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干净, 但如果对象是她…… 陆慕倾拿出里面的东西, 问道:“这个, 你是要自己给我看, 还是我帮你?”晏景熙听到身后马达的嗡嗡声。他被他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的意思感到惊讶, 懒洋洋地转过头来。他看到了他手中的巨型王菇。巨人剧烈的扭动着。尖叫的恶魔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撞到了他的手上。那东西掉在了地上。晏景熙抬头看着‘鲁大师’, 对着他幽眸冷冷的脸庞, 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水光一闪。酒吧里的那个人怎么样。她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偏偏他就住在这个房间里?现在丢人了!她不知道风如烟让她送那种东西, 脸顿时红了。不等他的大脑反应过来, 他就往后退了一步, 刚走到巨人身下, 脚下一滑, 背靠在墙上, 不小心被她关掉了灯。她下意识的抓过男人的浴巾, 手掌环住了她的腰。黑暗中, 谁也看不清谁的脸。这个男人刚洗完澡, 浑身湿热, 夹杂着沐浴露的香味, 冲到了她的鼻尖。掌心灼热的温度,

也随着他的肌肤, 进入了她的血液。在安静的空气中, 我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天气很热, 心跳加速。言景希站稳后, 发现自己抓着浴巾, 连忙松开。毛巾掉在了她的脚上, 好像她把它扯下来了。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晏景熙赶紧捡起地上的浴巾。我本想帮他围住, 可要是开灯的话, 他岂不是什么都没亮着就站在她面前?她不想长针。但是, 黑暗中根本看不到他, 她只能按照他的位置摸索。手抚上他强壮的腿, 灼热的温度和强劲的肌肉力量, 让颜景熙心头一颤, 急忙后退。生怕碰错东西, 她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嘴, 带着恳求的味道:“你自己能行吗?”她的声音就像是乌农的耳语, 非常好听。这一次, 因为是恳求的语气, 所以很是悦耳。像以被宠坏的方式行事。陆慕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后背传来一股热流直冲脑门, 掌心收紧, 一股力量, 缠绕在她的腰间向前移动, 柔软的身子靠在了她的手臂上。 .晏景熙下意识的双手按在胸肌上, 不自在地扭动着腰。她的摩擦无疑是火上浇油, 打破了他剩余的理智。 “你先做的, 我自己怎么做?”他的声音变得特别沙哑, 带着某种渴望。在黑暗中, 他是一头蛰伏的野兽, 随时都有吞噬她的危险。 “我不。”晏景熙脱口而出。 “那你给我那个东西只是想让我陪你玩?”陆沐卿疑惑的问道, 语气阴阳怪气。 “我不是……”言景熙焦急的解释道。 “舒服, 不应该让我也舒服吗?”陆慕卿语气坚定, “说不定我直接进去, 你会舒服点。”还没等她说话, 他的吻就用力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长舌顺着她的唇划过, 霸道的深入她的檀木嘴里。晏景熙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抿了抿唇, 转过脸, 焦急的敲打着他结实的身躯。
联系我们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列瓦镇栋玉小区18栋

14495576219

asias888.com

关注我们:
关于我们
化工贸易
服务中心
加入我们
互动平台
扫描关注微信号
关注我们
扫描关注微信号
扫描浏览手机站
关注我们
扫描浏览手机站